失常者被偷拍唱情歌‧网民斥短片侵人权

  • R生活通
  • 2020-07-01
  • 326已阅读
失常者被偷拍唱情歌‧网民斥短片侵人权(槟城)一对精神失常而分住在国内两间着名精神病院治疗的老翁和老妇,因为擅长清唱情歌,而沦为缺德者戏弄和取笑的对象,一些缺德网民更用手机拍下嘲弄戏谑他们的短片后,上载YouTube“娱乐”广大网民。不过,拍摄者始料未及的是,有关短片的点击率虽破万,但却引来广大民众挞伐和谴责,并指拍摄者的作法严重侵犯人权,过后,网站管理人也俯顺民意移除该短片。网站管理员移除短片然而,一些幸灾乐祸的网友,却私自下载短片后进行複製,导致有关短片仍在网上流传,且除之不尽。这些短片共有3个版本,是以手机拍摄。首个短片全长3分钟38秒,是在南马一病院拍摄,主角是一名白髮老妇,清楚看出拍摄者是站在院外靠窗,镜头对着好奇走近的主角偷拍,也清楚听出2名年轻女拍摄者以笑声逗弄和催促名叫“法蒂玛”的主角,为她们高歌几首情歌。情歌内容是描述古人期盼有情人早日归来的心酸心情:“oh duhai ya,sungguh cantik di pandang bagai bulan,penuh terang menyambang wajah pulang,gemilang,oh duhai ya,oh duhai ya~~。”她歌声强而有劲,精神良好,但唱毕才换取拍摄者的几个掌声,和达到娱乐目的的笑声。这个情节令拍摄者觉得好玩而不停讪笑,但许多网友反而觉得很残忍。尤其当拍摄者锲而不舍继续逗弄她别停止歌唱时,她开始被刺激得手舞足蹈,语无伦次起来,不懂主角的家人看了会有甚幺反应。不停逗弄勿停止唱歌另外,第2和第3个短片的主角,则是换成一名听到香烟品牌便喜欢胡言乱语的秃头老翁,拍摄地点是在另一家病院。拍摄者是在近距离内与他面对面,光明正大戏弄他拍下的,共有两套不同时间的内容,分别全长1分钟51秒和56秒的短片。短片显示,拍摄者不断说出香烟牌子,让秃头老翁有反应地滔滔不绝,说出各种危机。另一套则是逗弄老翁歌唱的片段,但当他兴致勃勃哼着马来歌谣时,他突然上气不接下气投诉腹部疼痛唱不下去了,但仍然被拍摄者催促唱歌为乐。医院範围禁拍摄据一名曾经在精神病院服务的资深医务人员指出,以槟城霹雳律精神病院为例,若没有获得院方批准,在医院範围内是严禁拍摄。“在第三者角度来看,拍摄和取笑患者,是非常不尊重他人隐私,显露人性的丑恶一面。”他说,虽然此举不会对病人有严重伤害,但基本上娱乐患者对病人没有好处,而且很失尊重。这些相信多数属于偷拍性质的短片,从去年9月开始陆续在网上流传,而且多数都超过一万次的点击次数。截至今日(週三,5月12日)虽事隔半年多,但仍是国际热门点击网页,偏偏众多留言中,除了网友觉得好奇、有趣和不认同的观后感,显然执法单位并未对这种违法行为採取任何行动。这种把侵犯人权当娱乐的行为,给人既无知,又无良的自然反应。相信很多人都认为这种取悦自己的行径,很不妥当,明显没有顾虑患者和患者家人的感受。拍摄者可能更没有意识到,这是违法的行为。尤其是当镜头不断朝向患者拍摄,不理患者的怀疑目光,并用刺激和挑衅言语戏弄患者,既残忍又把不幸的精神病患生活实录在群众眼前放大,非理性人类所为。对患者是“当然伤害”槟州圣约翰救伤队总监拿督余添山医生指出,在违法行径下拍摄精神病患的生活,并把有关过程公开,对精神病患是一种“当然的伤害”。他强调,精神病患生病住院,已经是一种不幸,不该加以挖苦。以人道立场而论,拍摄者的行为很缺德,很没有公德心及同情心,对有关拍摄的精神病患家人,肯定更有另一番难受滋味。“一般上,政府医院或者精神病院,都注重医药隐私,不会允许对病人生活实录被公开,拍摄者的作为是违法。”他说,精神病患的病症和病情种类不同,但他们绝对都是需要帮助的一群。有些病患的病情反复无常,如果拍摄当时,其神经错乱情形已好转,而他是在有所意识情形下被拍,伤害就不会很深。但这种情况是非专业者很难掌握的,不只对偷拍者不只对病患造成不公平,也对医务人员不公平。“正常人都不希望别人发生这种不幸,更不希望会降临自身,所以对病患必须拥有爱心和同情心,而非幸灾乐祸加以伤害。”虽然他不晓得拍摄者的身份,但他表示,精神病院的合格社工通常都训练有素,懂得控制精神虑患的另一门学术,也看惯病患情况,很少有这种不道德观念。他披露,目前槟城尚未有这种缺德事情发生,但也不希望这种不良风气蔓延。‧2010.05.12